新聞詳情

商標授權確權中的程序問題

態度討論

閱讀(1768

2019-07-31 11:06:54

商標授權確權 程序正當原則 如何維護自身的程序性權利

高智导读:商標授權確權案件中,当事人往往十分关注诉争商标实体问题。其实,商標授權確權行为作为一种行政行为,其程序问题亦不容小觑。正当程序原则是行政机关合法行政、掩护行政相对人权益所应遵守的基本原则。那么,在此类案件中商标申请人或权利人应如何維護自身的程序性權利,下面就通过笔者收集的三个案例来总结一下吧。

商標授權確權案件中,当事人往往十分关注诉争商标实体问题。其实,商標授權確權行为作为一种行政行为,其程序问题亦不容小觑。正当程序原则是行政机关合法行政、掩护行政相对人权益所应遵守的基本原则。

那么,在此类案件中商标申请人或权利人应如何維護自身的程序性權利,下面就通过笔者收集的三个案例来总结一下吧。

案例一

只要未羅列法條,就構成超範圍評審嗎?

申請人:A公司

國際分類:35

image.png

A公司在第35類“廣告”等服務上注冊了“中億寶寶”商標,B公司針對該商標提起無效宣告申請。商評委認爲訴爭商標構成商標法第三十條所指情形,因此對訴爭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面對商標被宣告無效的結果,A公司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其理由之一爲:B公司在無效宣告請求中並未主張訴爭商標違反商標法第三十條的規定,而商評委違反法定程序,超出評審請求的範圍,作出被訴裁定,屬于程序違法。

法官釋法

那麽,審理範圍是什麽呢?

《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

第五十四條規定

商標評審委員會審理依據商標法第四十四條、第四十五條規定請求宣告注冊商標無效的案件,應當針對當事人申請和答辯的事實、理由及請求進行審理。

在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程序中,

(1)基于依申請行政行爲的特性,其審理範圍一般以申請人在申請書、補充理由中明確列明的理由及其對應的法律條文爲限;

(2)被申請人的答辯事實和理由與上述申請內容有直接關聯的,可以一並予以審查。

“漏审” 、“超审”属于此类案件中一类典型的程序性问题。

“漏審”是指申請人在商標評審程序中提出了某項評審理由,商評委卻予以漏評。

“超審”是指申請人在評審程序中並未提出某項評審理由,而商評委卻使用該項理由予以主動評審。

關于“漏審”問題,實踐中申請人往往喜歡在申請書中將商標法中幾乎“所有的”相對條款都羅列上,但並未對其所羅列法條相對應的事實及理由進行論述。如果商評委在評審程序中未對其羅列的某一法條進行評述,申請人訴至法院時,便會主張商評委“漏評”,請求撤銷被訴裁定。

那麽,這種所謂的程序主張能得到法院支持嗎?

實際上,商標評審程序中,申請人僅在申請書和補充理由中羅列法律條文,在全文中沒有相關事實及理由論述的,當事人據此主張商標評審部門遺漏評審理由的,法院不予支持。

因为,法院在确定申请人提起无效宣告时的理由时,不光要看其法律条文排列,还要看其是否进行相应的事实和理由陈述。近期北京高院公布的《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商標授權確權行政案件审理指南》对于这一问题亦是这样规定的。

本案中當事人主張的不是“漏審”問題,而是“超審”問題。

但這實際上就如同“一枚硬幣的兩面”,本案中,縱觀B公司在商標評審程序中提交的《商標無效宣告申請書》,雖其並未列明商標法第三十條,但其無效宣告申請書第四部门爲訴爭商標系對其相關引證商標的模仿,並會造成相關公衆對商品或服務來源産生混淆誤認的闡述。

上述內容完全屬于商標法第三十條所規制的內容。所以,被訴裁定的作出不存在超範圍評審及主動引證引證商標的情形。因此,法院沒有支持A公司的程序主張。

案例二

如何判斷提起無效宣告的主體是否適格?

申請人:B公司

國際分類:43

image.png

C公司很是不解,跟引證商標“非親非故”的第三人鍾某怎麽就能對C公司的商標提無效呢?

原來,C公司在第43類“飯店”等服務上注冊了“靓點表妹”商標,鍾某提出無效宣告請求。C公司不平商評委無效宣告,其認爲商標法第四十五條明確規定了援引第三十條提起無效宣告的主體爲在先權利人或者利害關系人。

而鍾某既不是引證商標的被許可人,也不是引證商標的合法繼承人,不屬于“在先權利人或利害關系人”的範疇。因此,鍾某無權針對訴爭商標提起無效宣告,屬于主體不適格,商評委一開始壓根兒就不應該受理該案。

法官釋法

虽然商标法第四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利害关系人” 在司法实践中多体现为被许可使用人、继承人的形式,但其范围不应仅限于此,有证据证明与案件具有利害关系的其他主体,亦属于利害关系人的范畴。

在案證據顯示,引證商標最先由鍾某申請注冊,後轉讓給D公司,且鍾某爲該公司的股東兼法定代表人,其可以認定爲與引證商標具有利害關系的主體,從而有權依據商標法的相關規定對訴爭商標提出無效宣告請求。因此,法院未支持C公司的“主體不適格”的主張。

案例三

外國公司提交的授權托付書應形式合法

申請人:F公司

國際分類:36

image.png

F公司在第36類“資本投資”等服務上注冊了圖形商標,外國G公司托付我國的商標代理機構對訴爭商標提起無效宣告請求,獲得了商評委在部门服務上的無效宣告支持。

F公司則認爲,商評委在作出行政行爲時違反法定程序,未盡到法定的審查義務。案卷中的G公司托付國內商標代理機構的托付授權書上,僅有某自然人的簽字,不能證明該自然人就是G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更爲重要的是,該授權書僅爲複印件,沒有原件。

法官釋法

商評委所提供的G公司授權國內某商標專利事務所的《商標評審代理托付書》僅爲複印件,在F公司對其真實性提出異議的情況下,商評委無法提供原件,對于該托付書複印件的真實性無法予以認可。

因此,在無其他證據進一步佐證的情況下,商評委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G公司對國內商標專利事務所的授權托付是合法有效的。

商評委對此未盡到合理的審查義務,直接影響了F公司的實體權利,屬于嚴重違反法定程序,法院判決撤銷被訴裁定。

从上述典型案例可以看出,程序问题亦是商標授權確權案件中不行忽视的重要部门。

01作爲商標申請人或權利人

對于商標申請人或權利人來說,如何主張自己的程序性權利,進而更好地保護自身合法權益,應注意以下三個方面:

首先,应当重视程序问题。如前所述,商標授權確權行为实质上属于行政机关依行政相对人申请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程序正當原則是行政法的基本原则,亦是依法行政的基本要求。因此,程序上若严峻违反法定程序会导致商标行政机关所作的被诉裁定被取消。好比案例三中的情况。

其次,應當注意區分程序瑕疵、程序輕微違法和程序違法。從上述三個案例中,可以看出當事人的有些程序主張得到了法院的支持,而有些則沒有。其原因在于,程序違法與程序輕微違法的法律後果是不一樣的。

行政訴訟法第七十條第(三)項規定:行政行爲違反法定程序的,法院判決撤銷或者部门撤銷,並可以判決被告重新作出行政行爲。

行政訴訟法第七十四條第一款第(二)項規定:行政行爲程序輕微違法,但對原告權利不産生實際影響的,法院判決確認違法,但不撤銷行政行爲。

最后,可以从是否符合程序正當原則方面进行适当说明。商標授權確權案件应当遵循的程序虽在《商标法》及《商标法实施条例》中有所规定,但商标行政的实践千姿百态、事无巨细、不一而足。

在法律没有具体规定的地方,法院会运用行政法中的程序正當原則进行推断。因此,当事人可以从商标行政机关的相应行为是否符合行政程序正當原則方面进行说理,以增加自己的程序主张获得法院支持的机率。

02作爲商標行政機關

在商標申請量持續高位運行的情況下,作爲商標行政機關應當兼顧公正與效率,既注重維護商標申請人或權利人的實體權利,又注重保障其相應的程序權利,使公正、高效的商標行政行爲以行政相對人“看得見”的方式實現。(來源:京法網事)

微信掃碼關注高智網